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性别经济学 > 别再“帮”太太做家务

别再“帮”太太做家务

在之前的一档综艺节目中,一个初中小女孩站在全校同学面前大声吐槽让她学习做家务的妈妈: “我老公为什么就不能帮我做?”

妈妈的教育固然是出于她的生活经验,但小女孩天真而直白的质问一语问破其中心照不宣的社会规则。

这样的场景仿佛很熟悉:忙了一天之后回到家还要做饭洗衣打扫检查小孩作业,累得不行的时候,老公过来说:“你洗碗吧。”他可能是出于好意、是心疼,但这样一个“帮”字,仔细想想,其实传达的还是家务活就是老婆该做的,是不是接受帮助的一方还得表示感谢?

有没有想过,现如今普通家庭里的家务分配情况是怎样形成的?而我们又能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启示?社会学家早已给出答案。


家务的分配是由丈夫与妻子间的经济地位决定的。

最初,社会学家认为家务的分配是由丈夫与妻子间的经济地位决定的。因为家务劳动费力不讨好,个人所拥有的经济资源越多,就越可以使用这些资源提高讨价还价的能力,使自己避免从事枯燥的家务劳动。所以,理论上来说,夫妻双方的收入差距越小,家务劳动分配越公平。

然而,在男女收入相差不大的家庭,家务活就是平均分配的吗?

社会学家通过研究1992年加拿大的数据,发现情况并非如此。家务在丈夫和妻子间的分配呈现出的是一条U型曲线。

其中最直观的是,妻子的曲线远远高于丈夫,说明无论收入贡献的大小,女性总是承担了更多的家务。

 

研究中,加拿大女性平均每周花了23小时在家务上,而男性只花了11小时。就算双方收入相当时,妻子也仍然承担了二倍于丈夫的家务活。到2010年,加拿大女性平均每周仍然需要做13.8小时的家务,而丈夫仅为8.3小时。

 

中国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同为2010年的数据,北京大学中国家庭追踪调查发现,城镇女性每周做13.9小时的家务活,城镇男性为8.6小时,农村女性16.8小时,农村男性10.6小时。中国城镇家庭的情况与加拿大已经相差无几,但农村家庭仍需要做更多的家务。而无论城镇或农村,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都仅为女性的2/3

 

再者,收入对男性女性承担家务的影响不同。从两条曲线的形状可以看出,女性的家务时间受收入影响明显比男性大得多

当妻子收入从零开始上升到双方收入相等时,妻子所承担的家务时间减少了7.6个小时,但丈夫承担的家务时间只增加了2.7个小时。妻子不再承担的那部分家务转变成了外部购买,而没有相应转移到丈夫身上。说明在家务分配方面,丈夫的议价能力远远高于妻子


性别展示理论:在家务劳动性别分工过程中,传统性别观念的影响可能远比双方掌握的经济资源更为重要。

更值得关注的是,尽管初期妻子收入的增长能带来家务活时间的减少,但这种效应并不可持续。加拿大的研究发现,当妻子的相对收入增长到一定比例时,她的家务负担不但不会继续减轻,反而会随着她经济地位的上升而越来越重。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社会学家引入了第二个理论:社会性别展示

性别展示理论认为,在家务劳动性别分工过程中,传统性别观念的影响可能远比双方掌握的经济资源更为重要。因为个体行为总是受他人的期望影响,男性和女性往往会做一些符合性别期望的行为来获得别人的认同,也就是社会学所说的“实践性别”。

 

当社会大环境期待男性应该是家庭的经济支柱,女性应更多分管家庭内部事务时,家务劳动不再是一件中性的事,而定义与表现了特殊的性别期望。

当妻子收入大于丈夫时,她们通过做更多的家务来凸显她们的女人味和好妻子的形象,从而弥补性别角色的偏差。

所以当妻子收入大于丈夫时,她们通过做更多的家务来凸显她们的女人味和好妻子的形象,从而弥补性别角色的偏差。这使得女性对待做家务的态度更积极主动,而男性女性态度上的差异直接导致了双方家务分配的不平等。

 

在我国,这种性别展示的现象是否存在,影响又有多大呢?

 

2014年香港科技大学的研究发现,中国农村家庭的家务分配明显受到性别展现的影响,而城镇家庭则不明显

当农村妻子的收入增加至占夫妻总收入的69.3%之后,其家务劳动时间不减反增。而城镇女性的相对收入每增加10%可以持续地减少每周0.205小时的家务时间。

 

这一差别正显示出性别意识的作用。相比农村地区,城镇男性女性的性别意识更趋近平等,已婚女性并不会因为成为家庭的经济支柱而感到违背了性别角色,因此无需选择多做家务来体现女性特征以维持家庭的稳定,所以没有出现明显的性别展示现象。

 

所以说,一个 “帮”字并非咬文嚼字,更不是无关痛痒,它背后所代表的社会性别意识决定着每一个家庭中的家务分配。很多时候,性别不平等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悄悄潜藏在我们每天的集体无意识之中,而每改变一点这小小的“无意识”,对性别平等的推动作用就可能是巨大的。

 

以后,别再让丈夫“帮”太太做家务。因为,家务并不是女性的任务,她需要的并不是“帮忙”,而是让家务重新成为每个家庭成员的共同义务。

 

 

参考文献

1、Bittman M. , England P. , Folbre N. , et al. . When Does Gender TrumpMoney? Bargaining and Time in Household Work[J].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2003, 109(1): 186-214.

2、于嘉,《性别观念、现代化与女性的家务劳动时间》,社会2014·2,CJS第34卷,166-192.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