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性别经济学 > 投资女性,稳赚不赔

投资女性,稳赚不赔

文 | 刘倩 赵鸿潮 许默焓 
 
有没有一种投资是低风险、高回报、稳赚不赔的?
 
有,答案就是教育投资。
 
乔治敦大学的Psacharopoulos和世界银行的Patrinos研究了过去60多年全球范围内的教育投资,发现平均多上一年学,未来工作时每年收入会提高8.8%。这是一个相当高的投资回报率。作为对比,美国1966-2015年股票和债券的平均收益率仅为2.4%(纽约大学Damodaran教授研究)。
三八妇女节的今天,两会进行中的日子,本文综合大量经济学文献,强调女性的教育投资。益处多多:
 
提升女性自己的工作收入
 
提高丈夫的收入和寿命
 
增强孩子的身体健康和学习成绩
 
促进国家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
 
在投资教育的收益率高于股票债券的前提下,Psacharopoulos和Patrinos发现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女性教育收益率都普遍高于男性,平均高出大约2个百分点,并且二者的差距仍在不断扩大。
 
这个结论告诉我们两件事情。第一,女性的教育投资回报率接近10%。所以,如果你是女性,在考虑现在是要继续读书还是工作,或者有闲钱在考虑读个在职培训或者基金投资——请记得平均多读一年书,未来每年收入多10%。
第二,投资女性比投资男性收益更高。对相关政策制定者来讲,对女性的教育投资,在现阶段的回报高于男性,应该考虑提高相关的投资优先级,作为国家发展的重点之一。
 
刘泽云和刘佳璇教授研究了43篇中国相关的论文,估计我国教育收益率的平均值为7.8%。杨滢和汪卫平教授进一步发现,东部地区女性教育收益率约为男性的1.5倍,中部地区女性教育收益率约为男性的2倍,西部地区女性教育收益率约为男性的1.6倍。(注意:女性的教育投资收益高于男性,并不等同于女性的工资高于男性。更多内容参见文末的注解。)所以提高对女性的教育支出,对整个国家的投资收益和经济发展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更有意思的是,女性的受教育水平不仅能提高自身的收入,对丈夫的收入也有促进作用。虽然高学历女性更有可能结识优秀的男性,Lefgren和McIntyre(2006)研究了美国2000年人口普查数据,发现在男性条件相近的情况下,妻子的受教育年限增加一年,丈夫的年收入相对应增加4,129美元,约等于样本平均年收入的18%。作者提出,这可能是因为受教育水平较高的妻子能够减少丈夫的后顾之忧,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激励丈夫的自我提升。
妻子学历越高,对丈夫收入提高的影响力就越大。高中学历及以上是尤为明显的分水岭。特别是硕士——与大学学历女性相比,硕士女性学历对应的是收入最高10%组里的丈夫平均年收入高出113,000美元,约年均74万人民币。
 
取得大学和研究生学历和丈夫进入最高收入前10%的组群有最大相关性。高中毕业和取得博士学历都和丈夫脱离收入后10%的群体有极大相关性,也就是说一定的学历可以极大降低女性和最低收入男性婚姻的组合。换句话说,如果婚姻是一场赌博,那么高学历极大降低了女性选最差婚姻的可能性。(当然这是从纯收入角度探讨,并不直接代表婚姻的质量。例如博士学历妻子自身的收入水平最高,减少家庭财政的负担,可以使丈夫减少工作时间或从事更愉快但收入较低的职业。)
 
以上的讨论都是教育和收入之间的关系,也是传统上经济学讨论教育投资回报率的研究方法。但是,近年来更多的研究开始关注更广阔的教育收益,包括寿命延长、身体健康、下一代学习成绩等等。
 
受教育水平越高,对健康和寿命都有积极影响
 
女性教育会从多个方面影响自己、丈夫和孩子的健康与寿命,总体来说可以分为四类原因:获取信息的能力增强、处理和理解信息的能力提升、拥有更高的收入水平,以及拥有更健康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方式。
 
普林斯顿大学的Lleras-muney(2005)教授利用美国义务教育法改革,研究了受教育年限对成年后死亡率的影响。作者发现平均每多上一年学,十年内的死亡率会下降至少3.6个百分点。该样本十年死亡率的平均值是10.6%,相当于平均每多上一年学,十年内的死亡率下降34%。
 
接受更多教育的人可能会有更多的健康知识,尤其在理解和应用新式或复杂的医疗技术、治疗方案等方面有优势。此外,更高收入也意味着有机会接受更好的医疗服务。健康的生活方式可能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例如Sander(1995)发现接受教育极大提升了戒烟的概率。
 
Erikson和Torssande(2009)教授从死亡原因记录中收集了瑞典1991-2003年期间因癌症和循环系统疾病死亡的样本数据,估算了不同人群的相对死亡风险。剔除其他可控制的因素后,研究认为女性受教育水平每提高一个等级(例如高中学历比初中学历高一个等级),女性死亡风险降低5%,其伴侣的死亡风险降低3%。
 
相比之下,男性死亡风险受自身受教育水平的影响要小于受妻子教育水平的影响,同时,男性的受教育水平与他们的伴侣的死亡风险之间没有显著关系。作者提出,除了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可能会掌握更多有关健康和急救的知识外,传统家庭中女性比男性承担了更多家庭责任,对家庭生活方式和丈夫的职业选择都会有更重要的影响。
 
母亲的受教育水平对孩子出生时的身体状况以及幼儿时期的身高等健康指标也都有积极影响。Currie和Moretti(2003)发现,女性额外接受一年的教育,她们在生产时出现低出生体重儿(出生时体重小于5斤的婴儿)的概率平均降低约10%,早产的发生率平均降低6%。
 
作者提出,这是因为高学历的女性掌握更多与产前保健有关的知识(例如:科学备孕、减少吸烟、定期产检等),她们有条件也会更加重视产前保健,更容易生出聪明又健康的宝宝。
 
Duncan等人(1991)利用巴西的人口与健康调查数据,研究了父母的受教育水平如何对孩子在幼儿时期(5岁以下)的身高产生影响。文章发现,母亲的受教育程度主要通过提升获取和处理信息的能力影响孩子的身高,而父亲主要是通过增加收入对孩子的身高产生影响。特别在农村,平均来说母亲多上一年学,她们的孩子在幼儿时期的身高相应增加0.5%,而父亲多上一年学,孩子的身高仅增加0.14%。
 
母亲受教水平的提高有利于提升孩子的认知能力和学习成绩
 
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受教育程度高的母亲不仅会花更多时间陪伴孩子,她们也更有可能通过给孩子讲故事等活动提高陪伴的质量,这些都有助于提升孩子的认知能力(Leibowitz,1977)。
 
Liu和Skans(2010)研究了瑞典产假制度改革(从15个月延长到18个月)对孩子学习成绩的影响。文章分析了所有1987-1989年(产假制度改革前后)出生的孩子在16岁时的学习成绩,发现只有高学历(大学及以上)的母亲多休产假对孩子长期的学习成绩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而父亲多休产假、或低学历母亲多休产假都没有影响。
文章两位作者对此结论的措辞十分谨慎。从纯粹的孩子16岁时成绩的效率角度出发,政策可以额外鼓励支持高学历女性享受更长的产假。但从下一代的综合发展包括心理因素、性别意识等角度,以及社会的公平角度,还需要更多的考量。无论是不同学历女性之间对孩子陪伴的公平性,还是男性休产假的权利和义务的重要性,都需要取得全面的平衡考量。
 
这就引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在职场和家庭的投资回报率都更高的情况下,高学历女性应该把更多时间投入到工作及经济发展,还是家庭和孩子的陪伴?
 
对女性自己来讲,无论将来决定选择哪一个,重要的是有了选择的能力和权利。知识就是力量,提高自身的教育投资和自我提升,就可以拥有更广阔的选择权和灵活度。届时无论选择工作或在家,工作不喜欢或者离婚时也可以挺起腰板说不。
 
女性能够更自主地决定时间和精力的分配本身,就是生活质量的重大提高,独立人格和生命自尊的重要保障。
 
对于男性来说,女性拥有了更大的选择权,会让他们拥有更多的生活和工作选择弹性。如果妻子选择把重心放在工作上,可以和丈夫分担经济压力;如果妻子选择把重心放在家庭上,可以成为丈夫坚强的后盾。所以男性更多鼓励和支持女性教育,也会提升自身和家庭的幸福感。“男才女貌”这个传统的说法,可以换成“男才女才”了。
 
从宏观政策的角度来讲,无论女性最终选择工作还是家庭,都是对社会的重大贡献。在疫情中保护我们的女医生、女护士们是对社会的一种贡献,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妻子妈妈们也是对社会的一种贡献。所以政府更多地投资女性教育会促进社会整体收益的提高(无论是来自工作还是家庭)。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在“砸锅卖铁都要上学”的我国,财政教育经费占GDP的比值为4.04%,与2000年的2.56%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但和其他国家做横向比较,我们还有相当的提高空间,例如还未达到OECD国家5%的平均水平。
以美国为例。2019年美国的政府教育支出为1.14万亿美元,人均约2.3万人民币。同年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4万亿人民币,人均约3千元。
 
李实和丁赛教授(1999)研究证实中国高等教育的个人收益率明显高于初等教育的个人收益率,且高等教育平均年收益率的增长幅度要大于初等教育。
 
在中国经济到达新的发展高度的今天,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今天,在经济发展从量变转为质变的今天,投资教育、提高教育红利更需要尽快提高优先级。正如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强调的,要发展更加公平更高质量的教育。
 
在读这篇文章的你,无论是一个在权衡是要继续读书还是开始工作的女性,无论是一个在权衡把闲钱用于职业培训还是股票基金的女性,无论是一个在权衡要找个漂亮老婆还是高学历老婆的男性,亦或你恰好是在做相关教育政策制定的有关人士,请选择投资女性教育,因为女性教育投资对每个个体和整个社会以及经济发展有最高收益回报。
 
三八妇女节的今天,感谢所有的妈妈们,成就了今天的我们。致敬所有的女性们,希望教育是你们的翅膀,去飞、去探索吧。未来尚未开始,世界等你创造!
 
经济学小讨论
 
女性的教育投资收益高于男性,并不等同于女性的工资高于男性。
 
邓峰和丁小浩教授分析我国相关研究,“对于女性收益率高于男性的原因,仅有少数几篇文献讨论了这一问题。赖德胜(1998) 认为,女性职工上学的机会成本比男性职工低,使用明瑟收入方程估计的教育收益率只考虑机会成本而不考虑直接成本,因而会出现女性比男性高的现象。张俊森等(2005)则认为,教育收益率的估算只考虑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女性,而忽略了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女性能力较高带来的样本自选择偏差,这会使得女性教育收益率的数值偏高。还有研究者认为女性教育程度的提高有助于降低她们在劳动力市场中受到的歧视程度,从而表现出女性的教育收益率高于男性(刘泽云,2008; 姚先国、黄志岭,2008)。”
妇女节,不仅是这一天, 更是未来的每一天!
 
1)作者:刘倩,经济学人集团大中华区总裁;赵鸿潮,中国人民大学商业经济学博士生;许默焓,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劳动经济学博士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任职机构和就读学校无关。
 
2)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3)感谢浙江大学李实老师的学术指导,感谢Amber、美国队长、Wei、Mimi、畅爷、丁博、佳欣、乔爷、宇婷、宋阳的倾情贡献。
 
参考文献
 
[1] 刘泽云, 刘佳璇. 中国教育收益率的元分析[J].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5).
 
[2] 杨滢, 汪卫平. 女性教育收益率真的高于男性吗?——基于CGSS2012-2015的实证检验[J]. 教育与经济, 2020, 36(3): 87-96.
 
[3] 李实,丁赛.中国城镇教育收益率的长期变动趋势[J].中国社会科学,2003(06):58-72+206.
 
[4] 赖德胜. 教育,劳动力市场与收入分配[J]. 经济研究, 1998(05):42-49.
 
[5] 刘泽云. 女性教育收益率为何高于男性?——基于工资性别歧视的分析[J]. 经济科学, 2008(02):119-128.
 
[6] 姚先国,黄志岭.人力资本与户籍歧视——基于浙江省企业职工调查数据的研究[J].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06):57-64.
 
[7] Psacharopoulos G , Patrinos H A . Returns to investment in education: a decennial review of the global literature[J]. Education Economics, 2018, 26.
 
[8] Damodaran, Aswath. “Annual Returns on Stock, T.Bonds and T.Bills: 1928 - Current.” stern.nyu.edu. N.p., 2017. stern.nyu.edu. Web.
 
[9] Lars Lefgren, Frank McIntyr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Women's Education and Marriage Outcomes[J]. 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2006.
 
[10] Lleras-Muney, Adriana.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ducation and Adult Mortality in the United States[J].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2005, 72(1):189-221.
 
[11] Sander W . Schooling and smoking[J]. 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 1995, 14.
 
[12] J, Torssander, R, et al. Marital partner and mortality: the effects of the social positions of both spouses[J].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 Community Health, 2009.
 
[13] Moretti C E . Mother‘s Education and the 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 of Human Capital: Evidence from College Openings[J].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2003, 118(4):1495-1532.
 
[14] Thomas D . How Does Mother's Education Affects Child Height?[J].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s, 1991, 26:183-211.
 
[15] Leibowitz, A., , Parental inputs and children's achievement,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s, 12(2), 242-251
 
[16] Liu Q , Skans O N . The Duration of Paid Parental Leave and Children's Scholastic Performance[J]. The B E Journal of Economic Analysis & Policy, 2010, 10(1):3-3.
 
[17] Junsen Zhang, Yaohui Zhao, et al. Economic returns to schooling in urban China, 1988 to 2001[J]. 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2005.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