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性别经济学 > 达沃斯爸爸们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

达沃斯爸爸们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

文 | David Aikman 刘倩 
David Aikman,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大中华区首席代表,之前负责世界经济论坛下的全球青年领袖项目(Young Global Leaders,以下简称 YGL)。全球青年领袖成员涵盖致力于改善世界状况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普利策奖获得者、国家元首和企业首席执行官等。
 
某年达沃斯论坛上,David 和另一个朋友自发组织了一个叫“达沃斯爸爸们”的小团体,我们的故事就从这儿展开。
 
“达沃斯爸爸们”的缘起
 
LQ:
 
最早你是怎么想到要成立“达沃斯爸爸们”的?
 
David:
 
我们这个小社群,可以叫达沃斯爸爸们,也可以叫 YGL 爸爸们。
 
在谈我们的发心之前,我想有必要先介绍一下达沃斯的这些青年领袖们(YGL),这能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在这个群体中的爸爸们。
 
首先,很多人对能去达沃斯开会的人估计有刻板印象,比如他们是世界上最有钱、有权的一帮人,都坐着自己的私人飞机,在房间里面抽着雪茄,然后就决定了世界上几百几千万人的命运。
 
但其实并不是这样子的。
 
事实上,你会发现他们不是关在象牙塔里夸夸其谈的人,而是真的非常关心和在乎这个世界的走向。他们会考虑他们将来留给这个世界的遗产是什么,他们的公司或事业对这个世界产生的影响是什么。
 
参会的人都是整个世界各行各业的人物,非常多元化,这一点在全球青年领袖的社区里体现得尤其明显。大家彼此互相启发。
 
整个事情始于有一年,达沃斯的一场有 YGL 参与的分论坛里,大家在聊工作生活平衡的问题。其中一个女性嘉宾说,我天天回答这个问题,真的有点烦了,为什么从来不问男性他们怎么去平衡工作和生活,怎么既做父亲也做领导?
 
当时,我就感觉脑子里灵光乍现,这事儿一定得办起来!
英国女星凯拉·奈特莉在接受采访时反问记者
 
所有在 YGL 的男性们,都应该拥有这么一个探讨的空间,因为其实很多人都有这方面的纠结,可是对他们来讲,这几乎是一个禁忌的话题。
 
因为之前大家习惯的是,男的就该坚强,就不能讨论工作家庭平衡。所以采访男性领导,也不该问工作家庭平衡的问题。
 
所以我们就组了个群,在会场外选了个小角落,讨论大家遇到的问题,以及都是怎么解决的。
 
有人会谈到频繁出差导致亲子关系出现隔阂,谈到亲子金钱观教育,还有请教如何在公众传播中保护孩子隐私等等。 这个平台后来成为了一个对大家来说非常重要的支持的动力来源。
 
随着小团体每个月的沟通,大家也在重新定义什么是成功。成功不仅是职场这一个维度的,同时作为父亲、作为丈夫,你的角色和职责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以及当你说着要改变世界,为世界做很多重要且有意义事情的同时,怎么更好地照顾好家庭,对家庭负责,把孩子教育好。
 
所以,“达沃斯爸爸们”的诞生没有任何的计划,就这么应运而生。
 
LQ:
 
为什么大家不问男人们如何去平衡工作和生活?
 
David:
 
在传统概念里,大家会觉得男性是要去工作的,男性是领导者,有英雄情结,但其实,很多男性在这方面也有纠结和挣扎。
 
这也许是因为,他们跟自己父亲的关系并不是非常好。拿我这一代的人来讲,我们的父亲那一代,他们很多人都是工作狂,没有时间顾及家庭。
 
就连我自己上班的时候,都觉得好像到了办公室就得带上盔甲,戴上另外一副面具。因为我是领导人,我是老板,我就得额外坚强或者强悍。我就得对事情有非常强的掌控力,我得比别人懂得更多等等。
 
但是,当我们这一代成长起来,我们自己做了父亲以后,就不想再成为上一代那样的父亲角色,而是想做一个不一样的伴侣,对家庭和孩子投入更多的时间。
 
这些事情,你是不会在职场上去跟大家聊的。职场上大家期待的是--你是老板,你是更有能力的人,你(没有)不应该去谈这些东西。
 
当你在职场上位置越高,越来越资深,就越高处不胜寒。
 
我想,在我们一开始的小团体里,有大公司的 CEO,或者某国家的王子,但他们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有认真地去跟别人聊过这样的话题,因为社会上有很多传统的刻板印象和压力。
 
所以,非常感谢 YGL 这个社区教给我另一套领导的风格,那就是脆弱和真实的力量。
 
LQ:
 
可否给我们多举些例子,来说明达沃斯爸爸们都面临怎样的挑战和不确定性?
 
David:
 
比如某个全球领先设计公司的 CEO,长期全球各国出差,感觉对孩子们很亏欠,但也没想到更好的办法,就只能买很多礼物。结果,有一次他回家的时候,孩子们都没有冲过去抱着他,直接就站在那问:“礼物呢?”
 
他当时就懵了,原来出于内疚给孩子们买礼物的行为,非但没有让孩子们感受到父亲的心意,反而形成了要礼物的习惯,这完全不是他的初衷。
 
后来,在小团体里聊完以后,他改变了思路,出差后会买一本当地的书籍,回家后给孩子们读,讲当地的故事。
 
同时,他在出差期间也会跟孩子们打电话,让他们感受到,我虽然人在路上,但我的心跟他们在一块儿。这样孩子们就不会觉得,父亲是一个总是突然彻底消失一段时间的人。
 
另一家全球大型矿业公司的 CEO,他每天晚上会拿出一个小时的时间,跟家人远程视频吃饭。即使家人吃饭的时候他在工作,但是视频里,他是陪在家人身边的。
 
他说,很多时候大家过于强调高质量陪伴这件事儿,但这个世界不是这样运转的,你必须要学会放弃很多东西。
 
因为,孩子想跟你分享他们最困难或者最有挑战的想法的时候,往往并不是在你方便的时间,也不会等到一个约定好的时间,比如每周二晚上八点的高质量亲子时间,再来向你敞开心扉。
 
爸爸们不能选自己方便的时间,而是在孩子需要的时候去和他们聊。
 
拿我自己来讲,我和孩子们之间很多次的高效沟通,就是孩子们突然问我说“爸爸为什么有人会欺负别人”,或者“什么叫性骚扰”时发生的。这些都是非常有深度,非常重要,需要去跟孩子们讨论的问题。
 
所以我想说的,不是高质量(quality)的陪伴,而是需要陪伴的时间足够长(quantity),而且要在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
 
我们是需要花时间陪伴孩子的,即便是在我出差的时候,也可能每天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去陪他们聊一些很自然的、很休闲的话题。
 
我在他们的生活当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不停地出现在他们需要我的时候。这样,即便我不在他们身边,我其实还是在他们的世界里面,他们可以随时跟我提问题。
 
你要让孩子们觉得他们是你生活的优先级,即便你在忙着去处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你在忙着拯救世界,但你要让孩子们感觉到,你会在他们身边。
 
另一个例子是某一个中东国家的王子。
 
他跟我们说,亲爱的朋友们,这次结束达沃斯之旅,回家以后请跪在地上,张开你的双臂去拥抱你的孩子们,拥抱得越紧越好。因为有一天,他们会变成青少年,会长大,会脱离你的生活,甚至会很讨厌你。
 
他说,在我孩子成长的过程当中,我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和她们在一起,我现在非常地后悔。因为我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和他们在一起,我和她们就没有那么亲密。
 
中东地区的男性似乎一般不会去这么考虑家庭和情感的问题,他们似乎在感情上有更多的距离。但我们的这个王子,因为感受到小团体之间的信任,可以表现出自己的脆弱,可以敞开心扉地去聊。
 
他说,我真的非常非常爱我的女儿,我真心希望和女儿的关系可以更好,我希望你们都不会犯像我一样的错误。这样一个和我们平时的认知有巨大不同的对话出现的时候,对当时现场的男性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冲击和启发。
David和女儿的合照
 
LQ:
 
达沃斯爸爸们聚在一起会哭吗?
 
David:
 
好多次。比如有的在经历离婚,有的要处理孩子的重大疾病,还有一些即将为人父,听到大家分享生活智慧,也会哭。正因为这些沟通,大家的关系才更加深厚。
 
男性如何更好地融入家庭
 
LQ:
 
所以对怎么做一个好爸爸,有什么好建议吗?
 
David:
 
我觉得第一点是要认识到,我们在家庭里的角色和我们在社会和在公司里的角色,是同等重要的。当今社会大家对成功的定义是,你在公司或者职场上的角色是什么?你对社会的影响力有多少?而对于我们在家庭当中的角色的强调是不够的。
 
有一个 YGL 是一位全球知名的脑神经科学家,他说买了育儿书籍的爸爸们,就比不买的爸爸们做得更好。
 
有意思的是,即便爸爸们买了这些书后从来没读过,甚至从来没打开过,他们依然比没买书的爸爸们做得更好。
 
这是因为,他们本身会想到买这种书,就证明他们对育儿这件事有思想上的重视。这种成长性思维本身就会让这些人成为更好的父母,而不是这些书里面的内容在起作用。
 
所以,意识到这件事情有多么重要,诚实地对待自己,跟伴侣一起去真诚地探讨这些事情,就是第一步。
 
接下来,就是要有很多的付出。
 
“Love is hard work”,就是说爱是需要你花时间去经营的,需要你认真地去听他们的想法和他们的故事。
 
比如在我们群里,有人说,每年都会和孩子们来一个年度考核,问孩子觉得我去年做爸爸做得怎么样,哪方面做得好,哪方面不行,但怎样可以变得更好。这是一种非常职场的考核系统。然后群里的有些爸爸会发现,他们得到了孩子们非常尖锐的批评和反馈。
 
虽然这种方法可能有些生搬硬套,但在概念上,其实很多我们在职场上运用的方法,都可以搬到家里面,比如职场上的这种自律性的东西。
 
如果能问我管理的团队我做得怎么样,为什么我不能在家里问孩子们我做得怎么样?
 
我和孩子之间就经常会有这种对话,我的儿子也很愿意经常给我一些反馈。他并不会觉得我爸是最完美的、坚不可摧的人,而是知道他也有脆弱的时候,也有他要学的东西。我们全家人可以一起去聊,这次谁没做好,下次如何更好。
David和儿子的合照
 
有时候我就想,如果说你拯救了世界,但是家庭却不幸,这是一件好事儿吗?
 
主观上讲,我并不认为(这是好事儿)。
 
的确,人类历史上有非常多这样的领袖们,牺牲了自己的家庭,成就了很多,但有时候,你就会想问,这两个非要是矛盾的吗?
 
有的人做得很好,他改变了自己,改变了家庭,改变了他的孩子们。其实,通过这些孩子们,也可以把世界改变得更好,并不一定非要他自己出去做很多东西。
 
每个个体,不仅仅是你自己,也是整个社会的一部分。我们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上都有很多的角色,如果我们只去强调其中一类的话,这种全球的领导力就会有很多的缺憾。
 
特别是在很多西方国家里,对于个人主义的强调已经超过了一切,完全不考虑你的社区是什么样,只要你照顾好你自己就好了。我觉得这就是一个错误。我们都有这种公民的职责,都应该心怀世界。
 
所以,我对男性的建议是,一要先意识到这个问题,然后就是,你必须要花时间和精力去真的经营这件事情。在特定的情况下,你打开自己的心扉,去跟大家探讨这个东西,这其实是非常有用的。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应该去问、去寻求这些帮助。
 
LQ:
 
对女性们,你有什么建议吗?怎么让女性更好地去和男性一起,让男性融入到家庭里面?
 
David:
 
我这么说可能听上去好像很傻很单纯,但是,真的,诚实和直接的沟通就是最好的办法。
 
当然,这里头也会有一些文化上的不同。在 YGL 的爸爸群里,我们有很多有关家庭分工和平衡的聊天和沟通。对此问题,大家可能都有不一样的观念和方法,但是相同的是,讨论这个话题的两口子都很有意识地讨论它,以此来找解决自家问题的方法和平衡。
 
我也知道,我现在讨论的群体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群体。首先是在达沃斯的背景下,其次聚在一起的我们,也都是特别想做好爸爸、好丈夫的一群人。我不确定我们达沃斯爸爸组群里面的东西,是否对所有家庭都有借鉴意义。
 
但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前提就是,大家在处理家庭事情的时候,两个人都是非常平等的。
 
有一个澳大利亚的父亲,甚至专门去做了一个家庭商业计划书,从策略到定位,到家庭理财计划,中长期发展目标等等。这听上去好笑,但其中是有大家的思考和讨论的。
 
另外,开诚布公的沟通很重要。不要带着批判的方式来聊,指责说你看看你从来不回家,你从来不在我和孩子身上花任何时间等等。
 
我们把孩子带到世界上来,就是希望让他们有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让他们会变得更好。
 
我和我太太还会时不时的进行两人约会,度过只有我俩的时间。因为除了父母的角色之外,我们也是对方的爱人,对方的伴侣,这也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角色。我们需要让这个角色非常鲜活生动地持续下去。
 
我们 21 年的婚姻里,彼此都付出了很多。我们始终保持谦逊的态度,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然后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经营它。
 
意识、设立边界及周末爸爸
 
LQ:
 
你会有这样的意识,而且花很多的时间精力去为家庭付出,你觉得会被大家评判吗?大家会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你吗?
 
David:
 
不会。首先在我成长的家庭里,男性做家务活,对家庭付出更多,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很多年前我就跟公司说,我要每天 6 点准时下班。6 点到 9 点,是我进行家庭晚餐和送孩子上床的时间,这段时间里,谁也找不到我,9 点以后我会回归工作。
 
最早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件事。大家觉得你又年轻,又刚刚给你升职,然后你还要 6 点就走,的确有人会觉得这事有问题。也许短时期内,这件事情对我的工作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因为我知道什么是重要的。
 
当时,我有一个非常好的职场导师,跟我说,你需要成为和你的价值观高度一致的领导。如果你现在所在的公司并不是看重这种价值观的,那么你就需要换地方。问题不是出在你身上,是出在公司上。
 
回头想想,我在世界经济论坛里面做了 17 年。从我真心地接受了那个导师的说法,到我的领导风格、我的职业发展和价值观和公司保持高度一致,现在想想,好像真的从那个时候开始,一切似乎都变得更容易了。
 
因为我所做的工作,都是发自内心去做的,非常真实。我真正去拥抱的,是和我所认同的有着高度一致性的东西。
 
我不是装出来的一个人,我也会有脆弱,而这种真实,让一切突然都变得非常简单,然后,接下来该升职也升职了,一切变得更顺利了。
 
LQ:
 
还有没有什么其他印象特别深刻的回忆?
 
David:
 
最早我们是想帮助大家找到一些可操作的解决方案。开玩笑地说,就是来个操作手册,这可能也是比较“直男”的解决方式。
 
但慢慢地,我们发现很多具体问题的底蕴是一些价值观的东西,比如教孩子理财这方面的读物,就有不同的流派:是和孩子分享家庭收入,还是让孩子们有创新意识,主动跟父母提赚零用钱的方式等等。
 
另外,这些沟通能让自己打开自己,很有意义。因为很多时候大家都不聊这些生活困境,男性自己甚至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没有很好地去尊重这个问题。因为这个社会也没有很好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很好地去尊重这个问题。
 
就好像,你不知道你病了。尽管你也会不舒服,感觉有困难,但要一直到有一天,医生告诉你你病了,诊断出来,你才知道是出了问题的。
 
这是一种没有被命名的不愉悦和不舒服的状态,是一种很不透明、不确定的不满足感。
 
LQ:
 
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件事对你是重要的?
 
David:
 
当时我去参加了同学聚会,有一个同学一两年没见了,他说最近太焦虑了,不知道怎样才能做好一个周末爸爸。我第一反应就是,天啊!他居然离婚了,该怎么安慰他呢!
 
对方说,不不不,我没离婚,是我平时太忙了,只有周末的时候才能看见孩子。到了周末,我也特别累,很想补觉,可是孩子也好久没见我,我也想陪他们。所以只能是周末爸爸。
 
然后那个瞬间我才意识到——我的天啊,我也是个周末爸爸!!
 
我只是从来没意识到,不知道还有这个名字。对我来说,这真的是一个醍醐灌顶的时刻,让我完全意识到其中的问题。
 
所以,那时候我就知道,意识到问题存在是所有改变的第一步。
 
回到如今的 YGL 爸爸们上来,我们有着繁忙的日程,我们总是在路上,有很多人和很多事需要我们去关注。平衡我们的职业能力需求和家庭能力需求很难,很累,也经常不受到重视和感谢。
 
虽然我们中的很多人接受过正式的职场领导力技能培训项目,从而在工作上更成功,但我们作为父亲的培训,都是在做父亲的过程中慢慢学起来的。
 
同时我们意识到,人生中最大的挑战和最大的快乐,以及最深层次的满足和幸福的时刻,都来自于父亲的角色。
 
我们希望,成立的这个平台和发布的内容,可以帮助到更多的人学习做好父亲——这个最重要的领导力角色。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