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性别经济学 > 贸易也分性别?中国加入WTO20周年之际新展望

贸易也分性别?中国加入WTO20周年之际新展望

Tatiana Prazeres,原 WTO 总干事高级顾问,巴西前对外贸易部副部长。过去三年她在中国访问研究,在即将回巴西前,也是中国加入 WTO 20 年之际,我们从性别的角度聊了聊国际贸易。
 

本文重点内容:

1)同样是丝绸衬衫,女性衬衫的税比男性的高 6 倍;

2)一直到今年,WTO才历史上第一次在谈判文本中加入性别非歧视的条款;

3)贸易政策对男女的影响不同(行业保护、出口补贴、税率调整等)。

贸易对男女的影响有什么不同?

女性的真丝衬衫,税率是男性的6倍

LQ:人们一般觉得,国际贸易就是贸易,钱就是钱,就是数字。贸易怎么会有性别视角,怎么对男女的影响不一样呢?Tatiana:举个简单的例子,女性穿的丝绸衬衫,它的进口税平均要比男性穿的丝绸衬衫高 6 倍。运动系列的衣服,女性系列的进口关税是男性系列进口关税的 3 倍以上。(注:这个数据出现在瑞典 2017 年的《Feminist Trade Policy》报告里)
我们也可以从各国的贸易政策来看,例如拿纺织业和服装业为例,国家要想更多地开放这种女性参与密集度更高的行业,那在国际贸易谈判的时候,就可以考虑到相关税率的制定,以及是否可以缓慢开放,用更多时间换取让行业里受影响的女性去更好地去适应、调整和准备。

这就可以证明,国际贸易不是完全性别中立的。

图/World Bank Group

贸易对女性的影响,可以从 3 个角度来看——女性作为创业家、生产者和消费者,分别对她们的影响和男性的不同。 女性创业家和生产者: 全球数字贸易越来越重要的今天,其实有相当多的女性是中小型数字科技企业创办人(小红书、李子染、淘宝店主等等)。在经济产出里,女性分布在哪里,以什么样的角色存在,政府如何更好地赋能她们并提高经济增长——这些都是最新的贸易政策考量。

对2003-2018每年新开店的店主进行统计,女性创业者占比稳定在50%左右。

当互联网给更多中小企业赋能并协助贸易,那么数字经济哪些产业有更多女性创业者,政府就可以在这方面提供相应的培训机会,协助女性(她们的创业公司)提供更多数字贸易的出口产品和服务。
所以当贸易有了性别视角,政府就可以更灵活地制定更好促进贸易、支持女性的相关政策。女性消费者:通常女性更多是照顾家庭的角色。如果政府降低了某种家庭里常见的生活必需品的关税,就很好地帮助了家庭,特别是家庭中的女性。例如毛巾和卫生巾支出更少,就有更多的钱用于女性自我成长或者孩子教育。LQ:说到消费品,为什么女性的真丝衬衫,税率是男性的6倍?

Tatiana:很遗憾,这就是我们现实的存在。其实不仅在贸易里,国内市场也有类似现象,即同样的商品或者服务,面向男性和女性的价格却是不一样的。同样的玩具,面向女孩的就会更贵。 有个词叫 Pink Tax,也就是粉红税,它其实就是一种价格的性别歧视。*据美国有关报道,粉红税导致女性一生比男性平均多支出 8 万美金(50 万人民币)。
比如,同样是剪头发,男性和女性的价格是不一样的。

图/四象工作室
LQ:因为通常女生的头发更长? Tatiana:仅仅是因为长短,就可以价格差这么多吗?如果一个女生是短发的话,会按照男生的价格收费吗? LQ:(Tatiana 问到我了。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出于为了讨论而讨论,我问道--有没有可能因为,男生并不在乎剪发,随便一推、一剪就搞定了,女生却更多想要层次感之类的,所以收费更多?

Tatiana:是这样吗? 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要先问这个问题,意识到问题的存在,反省它。这个意识本身就是很重要的一步。你看你这么关注性别平等,也从来没考虑过,对吗? 再比如,美国的研究发现,撞车事件里,女性比男性高 47% 的可能受到严重伤害。因为汽车公司在设计汽车的安全系数和安全装置的时候,是用男性标准身材作为模板而设计的。所以,真的发生撞车事故时,男性更容易受到保护,女性则更容易受伤。
这个例子就很好地说明,太多情况下我们都缺失了性别的视角,没有意识到性别不同的存在。

在碰撞发生时,女性身体的不同部位相较于男性所承受的更高伤害指数百分比图/NHTSA 

LQ:国际贸易政策里更多地考虑女性,算不算歧视男性?如果我们把性别视角加进去,那是不是也应该加很多其他的视角,比如民族、教育背景等等? Tatiana:这是一个重要的选择问题。越来越多的国家意识到,女性是在贸易中被落后的群体。所以瑞典、加拿大、智利等国家在这方面的推动力度相当大。 当然我们有很多视角,只是要考虑我们更看重的、更想选择的优先级是什么。在我看来,仅仅是在贸易政策讨论中提到性别视角,就是非常重要和有意义的讨论。 

智利两度当选的女总统 Michelle Bachelet
 LQ:我很不希望让大家觉得,性别是个零和游戏。饼就这么大,当我们考虑了更多的女性,似乎就忘掉了很多男性,他们的福利会被受到伤害。 Tatiana:很多国家都已经意识到,在现有的国际贸易当中,男性和女性并不是平等的,现行的国际贸易政策缺失性别视角。不是 gender neutral(性别中立),而是 gender blind(性别缺失)。近年来,像 UNCTAD(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都做了大量这方面的工作。瑞典率先推出了女性主义的外交政策。加拿大也有专项的女性主义国际援助政策。

瑞典《Feminist Trade Policy》报告封面国际贸易对男性和女性的影响有什么不同,风险和机遇分别是什么?可以通过创造怎样的机会,制定怎样相关的政策,来帮助女性在贸易里得到更多的福利和保护?国家政府在拨备财政预算时,如何进行相应的调整?
所以,我们现在不是要额外地让女性比男性更好,而是要去想办法纠正现在不平等的问题,给那些一直被忽略的、被忘却了的女性额外的关注,给她们赋权。这肯定不是一件坏事。 我们在制定贸易政策的时候,肯定有性别的视角。即便你没有意识到它,它也是存在的。问题是,之前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它。

“没有性别数据,我们就会忽视一半的人口” 图/Gates Fundation 

比如说,如果一个国家的汽车行业特别好,当贸易政策特别想让这个行业在国际上更有利的话,那么即便你没有意识到,事实上政策的推动更多是让男性受益的。所以,不是说以前的贸易政策不存在性别问题。性别问题一直存在,只是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性别视角一直是缺失的。

我不是建议只考虑对女性更好的国际贸易。我是说,当我们在考虑选择什么样的合作国家和伙伴,考虑怎么制定和提高优先级,选择哪方面行业促进的时候,性别视角也应该是我们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 比如说刚才提到的数字贸易或者电子商务,这些都有极大的发展潜力,对女性也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有相当多的女性在电子商务的中小企业里起到重要的作用,那么我们在制定相关国际贸易协定时,就可以去考虑性别,从而更好纠正现实中性别的失衡。

 

贸易和性别的进展2017年到2021年,WTO在性别上的新突破

LQ:现在国际贸易中性别的讨论进展到什么地步了呢?Tatiana:一直到 2017 年——我们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贸易和性别的国际里程碑。

2017 年,在世界贸易组织 WTO 的历史上,世贸组织成员和观察员第一次支持了一项旨在增加女性参与贸易的集体倡议。

为了帮助女性在世界经济中充分发挥其潜力,118 个世贸组织成员和观察员统一支持布宜诺斯艾利斯妇女与贸易宣言,该宣言旨在消除障碍并促进女性经济的赋权。

图/WTO

其实,一开始有不少国家想,只不过是贸易而已,没什么男的女的的不同。

我记得 2017 年很多国家也在谈区域或两国之间的贸易协定。我在日内瓦的时候参加过其中一个会议,听到一个国家的贸易部长说,我们到底要干嘛?现在我们聊女人,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聊贸易对同性恋的影响了? 他们谈论性别概念时非常紧张,觉得人就是人,为什么要分男的女的来讨论?但当宣言准备开始时,大家谁都不想成为落后的国家。

‍自此之后,WTO 里的成员国对于贸易和性别议题也有了更多讨论。
比如,2020 年成立了名为“性别之友”的贸易和性别非正式工作组。工作组由 19 个世贸组织成员,4 个国际组织和世贸组织秘书处组成,该小组准备在一个部长级会议上发布一份包含相关问题的建议的文件。

这个月,2021 年 12 月,WTO 历史上首次在谈判文本中加入了性别非歧视的条款,旨在促进女性参与服务贸易。

WTO 总干事 Okonjo-Iweala 特别赞扬了各国代表“支持女性经济赋权而做出的新方式的探讨”。这是历史上第一次。

这次谈判专注的是服务贸易中的国内监管,包括在发放服务贸易的执照,以及在相关业务运营的授权方面,对男性和女性要一视同仁。我跟你说,之前很多成员国针对这一点进行了大量讨论。会议纪要里探讨的内容真的让人吃惊,哪怕是一些非常基本和良性的建议,都受到了不少抵制。LQ:为什么要反对、要抵制这个呢?或者说,为什么不加上呢?这不是最起码的东西吗? (我和 Tatiana 都笑了。我们觉得加上这个条款是最基本的考量,为什么不加, Why Not? 但是她告诉我,当时的确有不少的声音觉得,为什么要加上 Why?)

无论如何,这次服务贸易条款的谈判成功了,而且这是 WTO 首次通过一项明确包含性别角度的法律承诺,第一次特别明确地说明,要对男性和女性一视同仁,不区别,不存在歧视。这在全球贸易和性别的角度里是一个新的重要里程碑。 该决议有 67 个世贸组织成员,包括中国、美国、欧盟进行谈判,参与者占全球服务贸易的 90%。

关于服务业国内监管的谈判在日内瓦成功结束 举这个例子,更多地是想反映,性别议题现在越来越受到大家的重视了。 包括比如在 WTO 仲裁庭上,女性仲裁的数量非常少。当 WTO 成员之间有不同意见时,首先要去仲裁,但仲裁小组中女性的数量只占 20%。中国秘书处在这方面做得相当不错。在仲裁小组之上有个更高层的上诉机构,由 7 个人组成的。中国加入 WTO 以后,前后有两人进到上诉机构里,而且这两位都是女性。 现在,仲裁小组中的性别比例也有了改善,有规定说,仲裁委员会里,女性的数量最少要达到 1/3。这虽然不是一个正式的严格规定,也算是建议性的。 

图/The Hindu

WTO这个多边机构还重要吗?中国与WTO

LQ:WTO 会一直继续下去吗? Tatiana:现在国际上对中国加入 WTO 存在不同的观点。有一派声音认为,WTO 是让中国成为现在的中国的帮手,如果没有 WTO 的话,中国就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么强大。 很多让 WTO 改革的讨论,不管出自美国、日本还是欧洲,都是通过 WTO 让中国改革来限制中国的。 2018 年中国常驻 WTO 的大使张向晨谈到,不要试图将对 WTO 的改革视为可以给中国施加紧箍咒的机会,否则你们会很失望的,我们知道你们现在在想什么。 

中国常驻 WTO 的大使张向晨

同时,中国也看到了保持 WTO 多边主义的重要性,让它的合法性持续下去。 中国认为,这些年的改革开放,到加入 WTO 后的经济快速发展,是中国人民勤奋和努力得来的。但同时,国际上很多声音说,当时的贸易协定,大家同意的并不是基于一个像中国这么大的盘面和经济模型的国家,所以当时的谈判其实不适用于中国这样的国家。那中国就会觉得,这是其他国家在想各种可能来遏制中国发展。 中国在加入 WTO 前占全球贸易只有 4%,到现在的 15%,这个数字的发展是非常快的。虽然你不能说中国强大和 WTO 这两者是因果关系,但是一定有很强的关联性。所以就有人觉得,我们为什么还要让 WTO 继续存在呢,它只会帮助中国变得更强大?

2001 年,中国加入 WTO
LQ:《经济学人》做了一张图,比较 1990 年到 2019 年里不同国家关税的改变。平均来讲,中国平均关税降低了 30% 左右,印度降低了 50% 左右,全球平均降低了 5% 左右,但同时美国的关税相反升了 20%。而且,2019 年最新数字显示,美国平均的税率是 13.8%,而中国只有 2.55%。

图/The Economist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WTO 让中国放弃了很多,降低了相当多的关税,而美国则是不降反加,现在的关税是中国的好几倍,怎么说公平和不公平呢?Tatiana:美国一来要保护供应链,再来是之前特朗普政府下的贸易战,所以这个数字是提高的。 Peterson Institute 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研究,说中国在这一点上做得非常明智——跟所有其他的国家都降低了税率,跟美国在贸易战时增高了税率。 

图/Pile.com

特别是现在后疫情时代,通货膨胀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事情。于是美国就有一派声音说,你把税率再重新降下去吧,这太蠢了,价格越来越高。 所以接下来,特别是中美之间,在 WTO 里,他们一定得想办法找到某些双方可以同意和合作的趋同点。特朗普当年地明确提出,WTO 多年来对美国非常不公平,没有 WTO 的话,中国就不是现在的样子。

特朗普

要知道,之前美国相当于 WTO 的主心骨,很多相关的条约和规定里都可以看到和美国国内立法的相近之处。比如在反倾销法的相关方面就非常明显。所以,当中国和美国在反倾销方面的谈判定好了,就清除了中国成为 WTO 成员道路上的一个重要的障碍。 美国就觉得,他们是做主的人。20 年后回头来,有人就说,你看,当年让中国加入 WTO 是一个多么灾难性的决定,于是就开始怪罪 WTO。
所以中国看重的是 WTO 的规定,而现在其他人在质疑的是规定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原文:China focuses on the rules,the rest of the world focuses on the legitimacy of the rules。) 

但遗憾的是,贸易现在已经不仅仅是贸易,被更多政治化了。国际贸易的体系似乎在垮台的边缘。 过去三年的贸易议题里,最让人吃惊的就是,国家安全问题已经成了贸易里非常重要的讨论,越来越难把国家安全从直接的贸易问题里分割出来。 比如说,出口是贸易,但因为国家安全问题,有些产品、行业和服务,就不能放到出口的清单里,否则有可能让贸易对手被放到更有利的位置上,所以会在相关投资决定里多加一层评审和考量。再比如,可能不会希望一个中国企业收购有美国当地数据的初创公司。一切都跟国家安全有越来越多的相关性,所有的讨论也都涵盖了如何限制中国的发展,这是非常明显的。

LQ:可以对想进入贸易领域的女性什么建议吗?怎样才会有更好的性别视角来做好这方面? Tatiana:第一步就是先意识到性别问题。这说起来很简单,其实很难,就像刚才我们聊到的,同样都是剪头发,为什么女性剪头发的价格要比男性贵这么多?当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开始。 另外就是,贸易相关的政策制定已经不仅仅聚焦在贸易本身,而是会讨论其他东西,比如刚才说的国家安全,此外气候变暖也是一个重要视角。 我希望,如果大家想进入到贸易领域,会先想到贸易的议题和它覆盖的面愈加广泛,包括重要的性别视角。从这个角度出发,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

LQ:很难想象,WTO 成立这么多年,才首次加入禁止性别歧视的条款。漫漫历史长河中,我们终将会前进的,即便有短期的停滞和后退。希望更多人能关注贸易和性别的重要性,祝福 2022 和以后会更好。

注: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参考链接:1.WTO 专门设立的贸易和性别工作小组https://www.wto.org/english/tratop_e/womenandtrade_e/iwg_trade_gender_e.htm2.https://www.thoughtco.com/pink-tax-economic-gender-discrimination-5112643

 



推荐 0